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臻雨阳

思想自由 人格独立 循理而论 性情而歌

 
 
 

日志

 
 

与天国里的高贵灵魂商榷  

2016-03-01 17:49:42|  分类: 雨阳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 燕臻雨阳

林嘉文自杀了。此消息爆出前,并不知道他是谁。由此方才得知林是一位年仅18岁的史学奇才。对历史颇深造诣,还出了两本史学著作。他的自杀令我联想起多年前自杀的人民大学教授余虹。但更近的一起知识人自杀是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江绪林。林嘉文的遗书中提到他,不愿自己死后也像江绪林一样任人非议。我没看到对江绪林有哪些非议,只看到他的简短遗书。而林嘉文的遗书字数稍多。他们都是以智者的姿态选择了离开这个世界。

觉得一定该写点什么,怎么写呢?要说的话似乎很多,但又在一念之间说话的冲动一泄千里,觉得要写的东西全无必要。有时,相信自己是对他们所选择的死亡能全然理解的少数人,同属理想主义者。有时,又不确定,会不会被他们划入无法沟通的妄自菲薄的那些人。

提笔此文之前,回翻了我那本记录着许多文章底稿的笔记本,看到了两篇写了一半最后放弃的文章。主题都与今天想说的话有关,想写又未写完的原因也跟今天的心情相似。一篇是《我的教育观》,紧接着的一篇是《深度抑郁》。凡是写到一半又放弃的文章,几乎都是因为题目太大,立论已很难自圆其说。今天要说的话,也许依然如此。

看过林嘉文的遗书,我认为他的自杀,看似是判了自己死刑,实际就他的心情来说,恰恰是他向世界宣判了死刑。他们几人的死亦然相似。林的遗书中提到了“未来太没有吸引力”,而他的精神又“生活在别处,现实里找不到能耐下脚的地方”,“活着的言行让人感到厌烦”......他列举的所有烦恼,我深有同感,所以完全理解。他描述教师办公室与学生教室窗户的反差对比,几乎表白了对教育体制政治挂帅的控诉与批判,这仅仅可供窥视他无处施展才能而感到压抑的理想抱负的取向。这一角之后的冰山,是整个国家、民族在野蛮压迫下悲鸣、坍塌的巨象图景。能够像心智健全的常人一样有尊严的活着,成了代价巨大的生存豪赌。即使深陷蒙昧中的芸芸大众,愚痴的快乐也是转瞬即逝,全体国民在生存和良知的冲突煎熬下深度抑郁。甚至包括统治阶层在内,整个中国社会全体成员,都处在各自的危机之中。所有遏阻这危情陷落的正义力量至今仍在受到赶尽杀绝的虐待,统治阶级以全民族利益做为填堵自身历史错误和既得利益的陪葬。

林嘉文对史学、道教的学习与研究,使他对自己的父母也有着高于父母自身的认识。这也导致父母亲情在与他的精神生活的对比中处于较低等次,当高级困惑出现时,低等次因素无法发挥挽回去留的影响力。

他还一笔带过一个貌似恋人的女孩,对爱情的留恋也同样不足以阻碍他在更高层面做出的生死决断。一般想来,如果父母中有一人能够跟他保持一定的学术交流,而不是完全与他隔绝于两个精神世界的话,如果恋爱中的女孩与他生活日久而激发了他对亲情的责任感,或者还为他生下了孩子的话,也许情况会发生变化。虽然只是也许,但这假设足以令九泉之下的林嘉文冤比窦娥了。哪位博学古今的“智者”愿意别人对其生死抉择评价的轻如鸿毛?他挣脱了对死亡的恐惧,以理智的巨大力量,向他所宣判死刑的世界诀别。他认为对此早已深思熟虑,这选择本身即是对其“理性思考成果的一种表达”。他岂能甘心深思熟虑的思考会如此不堪一击?只能说,这些问题根本不足以挑战他的思考。比如,即使爱他的亲人能够与他保持一定的学术交流,甚至能够帮助他为某种理想并肩去奋斗,但他也看破了无数仁人志士无功而折的煎熬与无奈,或许他认为历史更替的周期时点尚未到来,一切抱负皆枉然,再自命不凡的个体生命都只能在庸碌中蹉跎,那样活着是对自我高贵情怀的最大羞辱。既然如此,他也绝不会冒然生下他无力佑护而延续屈辱的子孙后代,甚至不会眷恋一段终无结果徒添伊人悲情的伤害。

即使,林嘉文还表达了对心理医生和所谓抑郁症的不以为然;即使,对多位赏识其才华的老师表达感激的同时,还若有若无的对他们苟且偷安的生命状态泄漏了不以为然。即使、即使,还有更多疑问都能为林嘉文的行为做出同情理解的回答,但是,我还是有一种活着的境界想要劝告。

克服了对死亡的恐惧后,还有另一层生命的境界。这世界的混乱,既不能痛快的献身理想,又不屑卑劣的自甘堕落,既要在平庸中深藏着理想,又要在执着中包容下苟且与妥协,勇敢活下去,亲眼去阅读这世界的荒诞,接受神灵对精神和肉体双重折磨的虚无游戏,亲身感受历史的演进、停滞、倒退,交织而成的时空画卷,哪怕那上面涂满的不仅仅是光彩夺目的文明进程,还有浓重的阴郁、义愤、诡谲、血腥、残忍与苦难。愚昧对智慧的欺凌,庸俗对高贵的羞辱,野蛮对文明的蹂躏,只要内心还清醒的明辨着一切,就不是懦夫,隐忍着一切活下去,无畏的活下去。从这个层面理解,活下去也许并不比死亡所需的勇气少一点。

虽然,这个社会容不下同类聚合,与朝夕相处的亲人,无法启齿那些必定沟而不通的课题,只能将其深藏,默默论辩,放弃奢求与同道知己灵犀相通畅快交流的深层快感。这些话题也许包括,生死、意识、人性与社会,乃至无处不在、息息相关政治与价值观......是的,甚至连价值观这样表浅的话题,在我们这个畸形的社会也并不容易找到默契和共识。灵犀相通的感动只能在纯精神活动的各种阅读、观影、赏乐中无声的震荡。既然“道可道,非常道”,人的内心最深的认知体验本来就无法言喻他人,精神的原貌就是孤独,能够帮扶、交合和相互温暖的也只能是肉体,我们的灵魂必须坚强下去。

如果物质与时空的确是虚无的,如果时空第四维的时间坐标可以穿梭,如果《易经》预测未来确实符合天体规律,如果包括文化与价值观这世间的一切都并无意义,如果人根本从无自由意志,如果一切历史都是必然,如果高贵的精神与龌龊俗世的撕扯都是生命课目的必考之题,我们怎能忍心答案未解就弃世而去?孔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那么,未闻道,死何甘乎?

更何况,灵魂并非高贵的代名词,它也会肮脏。肉体与精神相比,其实也毫不卑贱。它是诠释一切精神意义的本体,脱离了肉身的灵魂可能飘向天国的伊甸园,也可能坠入荒诞无稽的虚无深渊。我们明知这凡俗的尘世恍如梦幻,却收藏秘底,与所爱之人谦恭虔诚、蹒跚而行,逢迎着神明演下去这场人生的戏;我们明知妖魔鬼怪、艰险坎坷来去有定局,却甘当小卒,知行一致,不妄求亲享胜果,不吝惜匹夫小命换做理想路上一块卑贱的垫脚石。为博爱人悦然一笑而庸碌,为至亲一滴伤感泪而肝肠寸断抛却世界。容忍肉身的平庸,是为了灵魂赢得更多。肉身为了理想甘愿平庸。哪怕全世界都不知你是谁?你的灵魂在神界,从无一刻不在理解着你、支持着你、首肯着你,灵魂知道你是谁,你为何而来,你想去往何处,你从不该感到孤独。

自由,本来就是精神的属性,肉体从来都没有自由过。为什么?你要解放肉身的自由,却把精神囚禁去了死亡里?

仅此文,与那些不堪在世间受辱,自往天国的高贵灵魂商榷。

与天国里的高贵灵魂商榷 - 燕臻雨阳 - 燕臻雨阳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