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臻雨阳

思想自由 人格独立 循理而论 性情而歌

 
 
 

日志

 
 

你准备怎样与你的时空相处?  

2014-09-22 10:50:20|  分类: 雨阳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 燕臻雨阳
      如果此时此刻的世界是唯一的,那么即是每个人的无常意识流,铸成了一场场可能因无数人的其它选择而不同的当下历史。
      换句话说,如果世界是唯一的,那么此时此刻的全世界正在发生的历史,是全人类所有人意识流流向一处而共同构筑的时空局域。
      如果你做出另一个选择,你将与另一些人和事相遇,你的历史将去向别处,而全世界又去了哪里?
      如果此时此刻的世界历史和时空是唯一的,那么我们每个人一举一动的历史选择就一定是必然,我们不可能做出其它选择,我们就不可能有自由意志。
      如果我们具有自由意志,世界就一定是虚无的,世界就是我们主观意识之外被我们的感官所臆造的幻觉。
      我们今天选择走一条路,发现堵车而后悔没走另一条路。正因我们预计那条路会堵,我们才走上了这条路。那条路也许堵,也许不堵。我们想要知道另一种选择的结果,就必须放弃这条路已选择的结果。这条路就变成了那条路。无法同时知道两种选择的结局,使得做出任何一种选择都是赌博,既无胜负,也无对错。
      在我们做出其中一个选择时,世界和整个宇宙都随我们去演这场戏而放弃了那场戏吗?每个人都在选择,全世界如果也都处在同一个时空,那么不是我绑架了世界,就是世界绑架了我。
      更可能的事实也许是,宇宙时空和世界是虚无的,无数个交叠在一起。我们自己的所谓真实肉身也是虚无的。相对来看,只有意识是真实的,意识与灵魂相关。我们是一股以真实意识存在,于宇宙时空间因意识流动选择而在不同时空局域穿梭的游客。每一个亲人朋友每时每刻的相遇,都是一个虚幻的自己与虚幻的他人之间一场全新的相遇。嗨,你好!
      我们无法感受到其他时空的存在,全因我们像梦境一样无法在真切记得一个时空时又从另一个时空醒来。我们所谓的真实,就是无法醒来而已。苏格拉底说,生从死中来,生死本是一回事,生死一如梦与醒。我们不相信眼前是梦境,只不过不记得自己何时睡着过。睡眠,是一种失去主观意识的状态,是与我们当下时空隔绝、屏蔽的通道。睡眠与清醒之间,也许是最接近宇宙真相的地带。
      如果试着在睡意朦胧的临睡状态时保留一丝主观意识,如果想亲自感受一下清醒与睡眠究竟是如何转换的,这种想法必定无数人有过,但都必然以徒劳告终。这一念之隔看似与我们如此接近,其实是当下时空的边缘,或者是我们当下宇宙的边缘。不论你如何接近失去意识,你感到自己已是半睡眠,你正在触摸进入另一时空的门槛。但如果此刻你仍保留意识,此刻的感受还能给你脑中留下记忆,那么睡眠就绝不会到来。当你再进一步临近失去意识,你可能就会忘记用一个时空观察者的客体眼光记录和感受这一过程。假如你又揪住了意识的尾巴,那么你会像一个暴露身份的特务一样永远等不到你要看的真相。
      不过,在意识模糊的时空边缘,我们还是能够产生一些绝然不同的体验,我几乎看到了可能去到的另一个时空。在那里,等着我的,可能是一条虫的形象。这有什么不可能吗?当我的一切意识投入那个生命体,并从这个躯体中醒来,而睡着前的那个时空无论如何也不能跨越回去,并且在失去意识的霎那间忘记的一干二净……当我以另一个人的身份醒来……我之所以在每天醒来时还认得自己,并确信这就是我,就是真实的世界,无非是因为我还记得睡着之前,我的昨天、我的前天,以及过去的一切。如果我以其他生命体的身份醒来,却也装载着其他生命体中记得的一切……
      难道所有天下人其实都是无数个我自己?所有的生灵也都是曾经或未来的我自己?人的意识在不同生命形态中穿梭存在?所以才要善待所有天下的生灵,所以才有因果轮回?
      这些猜想真的能够成立吗?我们来试着梳理。
      我们把时间、空间、物质和意识几个基本概念分开来看。时间的虚无性早已在《相对论》提出过,且速度作为变量,时间的快慢、物质的质量和长度都会随速度的改变而改变。空间也并非客观不变的存在,《时间简史》也通过数学推演证实空间可以变形,宇宙间遥远两点的距离可能在两点不做运动的条件下由于空间的变形而相遇。平行宇宙理论假设存在多个宇宙,也早已在科学界得到较多关注。
      物质是虚无的吗?首先,我们遵守能量守恒定律,仅确定物质的形态是虚无的。人类目前观察到构成物质的最小单位从原子、原子核,到中子、质子,再到粒子和夸克,还有说法是宇宙间的波应该当作最小的物质。构成物质的基本单位还能不能更小不得而知。我们姑且可以说,所有物质都是由构成物质的最小单位按不同组合方式排列而来。例如,我们吃下食物,只是将构成这些食物的基本元素进行了分解和重组,最后食物变成了我们身体的一部分,与我们成为了一个整体。不论是食物,还是我们的身体乃至各部位脏器,在吃到食物之前和之后都在一刻不停的运动和重组。
      最恰当的比喻是玻璃杯里的水和冰块。构成水和冰块的同样都是水分子,但分子排列方式不同,形成了冰和水的形态。冰在水杯里,我们看不出它的存在,但它因分子密度与水不同而凝结在一起,区别于水孤立的存在。这就犹如我们人与万物的关系,仅仅是能量组合方式不同而形态不同。当温度、压力、速度等等条件改变,无论水还是冰,人还是万物,都会变成其它形态,甚至是原子结构的实质性改变,直至演变为宇宙间的一种基本物质。
      物质的存在形式也并非我们人类意识所能感知的如此之少。例如一台静止的电风扇,我们肉眼可见它有三片叶子,当它高速运转起来,我们就无法再看清它的原貌。除非我们也同它做等速运转。而在我们所存在的宇宙间,有各种与我们不等速存在的物质,与我们不等温存在的物质。而且如果电风扇永远都保持着高速运转的状态,我们又怎能主观的以为我们所认为的静止,就是它的原貌呢?
      所有物质都在不断重组和演化。时间只为描述物质演化过程而存在。空间只为表示物质与物质之间方位关系而存在。时间、空间和物质(包括人体)皆因意识的存在而存在。意识呢?意识可以孤立的存在吗?
      如果所有物质形态都是构成物质的最小单位不断演化而来,并且物质在永不停歇的不断演化,那么是什么力量驱动了物质的演化?只可能是意识。时间、空间、物质与意识,是浑然一体、不可分割的共生关系。因此,意识不可能孤立于时空与物质之外而存在,物质泯灭,意识也将泯灭。
      如果意识泯灭之后,它的反面是混沌。那么,也许是意识驱动了宇宙出离混沌的诞生与演进。我们看到的宇宙就是我们的主观意识臆造的映像。
      宇宙间的波以或长或短的振幅频率而同时存在,我们的感官不能直接感受他们的存在;光可以被我们的肉眼所见,但不会阻挡物体的移动,相反,物体可以阻挡光的行进;这些规律都是我们当下时空已然发现的规律。而时空与时空的交叠中,我们所感受到的物质世界不会因物质和空间的“实有性”而碰撞在一起,时空就像频道一样同时存在于我们的周遭,我们做出的不同选择,将引领我们进入全然不同的时空局域。在那里,人和事也许相似,也许因无数大事件的改变而有一个千差万别迥异的世界。在梦中,一个场景可以迅速跨越到另一个场景;在梦中,我们也许会飞。在现实中,有的人眼可以透视物体;在实验室,人的意念令炒熟的花生重新发芽。在梦中,一场场无厘头的画面有时感到无比真实;在现实中,却也充斥着无法理解的怪诞因果。可以确定的是,我们所谓的现实世界中,几乎还没有一个永恒的定律,一切不可能都是可能的,如此一来,现实与梦境何异?
      更有可能的是,所谓时空,也许就是无数生命的无数意识体本身。每个时空都是一个生命意识主宰的世界。一个意识体即为一个宇宙时空,而它们又都相互交叠、相互作用、相互影响。我们每一个意识驱动的行为选择使我们落入了不同的时空映像,一切映像正是我们自身意识的回映。因此,主宰我们的意念就如同主宰着各自的命运。 我们选择走的这条路,它是拥堵的还是畅通的,其结果与我们的主观意识息息相关,而根本不是客观不可改变的。
      时空如果是虚无、无常,生活下去的意义呢?这一切还有何意义?难道就坐在家里幻想发财?难道就靠意念幻想成功?问题是,发财或者成功,只要自己意愿足够执着,的确可以实现,但这些结果并不能安顿你躁动演化的意识带来的无穷烦恼,一切看似实有的价值都逃不过幻灭的结局。也许,生活下去的真正意义是,你如何安顿你的意识流,你如何在一生中完成你的精神修行,你如何让意识与这个当下可感受到的时空融洽相处。
      亚里士多德对人类的美学本能下了“完整性和一致性”的定义。这也许是意识的驱动力之源。人类对自身不由自主的不断否定和求证,想要寻求一个完整且一致的答案来评判自我,从而达到终极满足。但是,永不可能。在我们感官所知的当下时空,我们所见的花花世界,它的驱动力被弗洛伊德定义为“一切源于性”。我们无法摆脱的烦恼是,我们物质的肉体困在当下时空,意识却可能会超越时空,两者之间是完全不同的存在逻辑,完全不同的价值标准,从而致使我们对自我永不休止的肯定与否定。因此,得想出一套能够置自己于这两种驱动力之间持久的欣赏自己的生命想法,也许这就是作为人的最高意义。
      是的,人生的意义最终都和道德无关、和正义无关,和快乐有那么点关系,根本是和审美有关,人生的意义是个审美问题,不是他人眼中的美,而是用存在的意识顺应本能去塑造自我人生的行为美。道德、正义、科学、爱,等等这些我们所赞美的概念,其实都是人类内在精神性本能驱动追寻美感所产生。这里所说的美感完全是个中性词,丝毫不带褒义。
      那么,正义如果仅仅出于本能,毫无高尚性,难道作恶、凶残、反人类也可以作为相反但平等的另一种人格选项吗?这是一个伪命题,因为早已有人以此作为了人生的选项。问题不是可不可以,问题是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做?答案是,血腥、冷酷、荒诞、犯罪,以及一切令人作呕和生畏的事物,不可否认其中也隐含着符合人类审美的因子。丑恶的文革就被许多人迷恋,纳粹希特勒对杀戮和折磨就存在迷恋。无数伟大人物活出了近乎完美的绚丽人生,这所谓的绚丽有的是后人客观的评价与看法,但本人感受也许决然不同;还有的,虽然他人非议,本人却得意圆满。所谓绚丽的人生,建立在他人作为虚无的时空过客的评价之上,却自我否定,当然荒唐。都应该是个人面对自我的认定,自己是否编织出一个足以令自我欣赏的人生,自圆其说的人生。只有自己知道在生命的终端,内心里有没有苦涩难耐的懊悔,灰暗阴郁的悲凉,或者对自我愤恨厌恶的唾弃。
      何谓人?是肉体还是灵魂?如果是灵魂,那么肉体就是作为灵魂的人的工具而已,只是比供人使用和驾驭的衣服和汽车高级而已。
      如果是肉体,那么肉体是人,灵魂又是什么?灵魂只可能是神,创造自我宇宙时空的神。
      达尔文的进化论等等学说,只研究了肉体演化的一般现象,却无法解释灵魂在其中的角色。就好比只研究汽车如何工作、如何转动,以及行驶的轨迹,但却无法理解,是谁在驾驶它,从何而来要向何处去。汽车的机械再如何先进也不会自我生成,人体的功能再如何精密,意识本身绝不会是进化而成。
      人体,包括大脑,都是如汽车部件一样的工具的话,它如何能制造出灵魂?就如汽车如何创造出一个驾驶它的人?人可以造车、造路, 而车和路如何能够造人?
      那么,谁是你?谁是我?肉体还是灵魂?你,是指犹如你的身体的那辆车,还是犹如灵魂的驾车的你?或者这两者如果能够结合融洽,便生成另一种全新的生命形态?让意识出离所有的时空?选择一种更妥帖的态度,让生命体本身更妥帖的与当下时空相处下去。人与车一道,驶向一条不会拥堵的通畅之路。

    爱因斯坦说:最不能理解的是,我们居然能够理解这个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