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臻雨阳

思想自由 人格独立 循理而论 性情而歌

 
 
 

日志

 
 

燕臻雨阳语录  

2011-03-26 09:22:14|  分类: 雨阳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精彩的作品无分形态,一幅画,一首歌,一篇文字,一部电影,一部巨著,或者,令人感动而不朽的人生故事。生命本身,就是作品的素材,自己活着演绎的一切都是自己逝后的作品。                              

——《梅艳芳的歌?司马迁?生命意义?我的随思》

□  幸福与房子的关系,并不是房子换来的幸福,而是情感可以像房子一样庇护我们,让我们感到满足和幸福。            

 ——《房子与幸福的关系》

□  婚姻,是爱情之果,爱情只是荷尔蒙分泌产生的短暂幻觉,维系婚姻绝对不能靠爱情,靠的是亲情。

——《奥迪母女的幸福》

□  神在心里而不是望向苍穹天际的某处,祈福而灵验度的多少或许与虔诚自省的程度有关,自省的越多,自我的良善规束越多,福报自然就会聚积,灾祸的机会自然降低,而人们还以为是所谓有神相助呢。

 ——《还愿》

□  当代国体的本质,披着现代化外衣而内核如百年前濒临倾覆的封建王朝几无分别。

□  艺术永远需要其形式中包藏的人文精神的内核来充盈,才丰满和壮美。反之,不过都是矫揉造作的文化末技而已。

□  不愿担当或滥用文化号召力的公众人物,除了一般会被主流道德观作为终极裁判淘汰出局外,在个人的人生轨道上也不会逃脱生命哲学的临终审讯。

——《《让子弹飞》解构与观感》

□  数千年的人类文明,生产资料、生产工具和生产力的发展,实际在不断加剧一件事,那就是人之灵性的逐渐麻木。

□  感性的东方哲学落后而无限;理性的西方科学进步却局限。发展,或者说为探究世界真相的做法与努力其实毫无意义。

□  如果灵魂的存在不遵肉体规律而同生死,那它很可能是不死的。不死就可能不生,否则失去数量平衡。既不生,世上的灵魂就可能有个定量,就可能附于不同肉体而“轮回”。

□  或许,时空原本就是无数交叠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有一个宇宙时空,而我们不定的意识和抉择,就带着我们在时空间穿梭,落入不同的时空结局和人生命运。除非我们带着历史记忆来到一个新时空,我们才能以客体眼光来观察世界,看到先前的抉择会造成的另一种结局和那结局所处的另一个宇宙。

□  世界是一个能量场。大气的存在,大气压的存在,使世界上的所有人和物全都息息相关的联系在一起,没有任何一物是孤立的。

□  一切的因果皆由心造。心境也能改造一切。让心情平静如止水,这是从厄运和烦恼中解脱出来的唯一而根本方法。

——《我的世界观》

□  红领巾沦为了迂腐的政治手脚向童真世界执行驯化任务的代表和象征,它早已无力完成它的空洞的使命,在越发聪明活跃的下一代面前,它的存在碍手碍脚,丝毫吸引不了孩子们任何眷顾。它,以及它所代表的那些主义的丑感,随着时代必将一天天清晰起来。                                  

——《褪色的红领巾》

□  “举全市之力”意味着无数人的权益被悬在空中。

□  举国体制是政治家权力过剩的典型表现。

□  举,是一个丑象。举之不起的中国才会是一个公民智慧全面彰显,创造力、生产力的释放由商业市场向政治领域蔓延,民族形象在世界重塑的中国。

——《夜游骡马市随想随拍》

□  2012无需恐惧,拒绝愚昧,动用一切智慧去阅读这世界奇妙壮观的更迭,超越肉体,超越情感,去面对。        

——《2012,竟然是并不荒谬的世界真相》

□  像怪物一样假装相信而活着?还是像真正的人一样与假象、罪恶决裂?要肉体还是要灵魂?人们原本不必在两者之间做如此残酷的抉择,是什么让活着的条件如此残苛?                        

 ——《精神病院,一个毛骨悚然的人权禁区》

□  奥斯卡实际是地球上最理性最文明的群体精神活动。这就是奥斯卡的伟大之处。

□  我们在无法摆脱为自生而杀生的罪恶感笼罩下活着,或者无知的去顺应天然法则的暴虐?选择前者是需要勇气与智慧的。

□  政治家的一切丑恶行径总是要披上合情合理的伪善外衣,对他们来说这绝不是“浪费时间”,这涂抹粉饰的过程有效的模糊了侵略的本质。

□  如果人生角色的选择危机是世界性的,詹姆斯则是个绝好的示范。他不是英雄,思考障碍者才是英雄。惟命是从执行上级的战斗指令,而拒绝考虑正义与否或人道与否;英勇献身而不权衡强弱对错胜机得失者,那才是相对于受益群体的英雄,而相对于利益对立方则是另一回事。

□  掌控世界的是一股股恶俗的势力,而不是奥斯卡所代表的文明,文明将保持它特有的尊贵姿态成为这恶俗力量的陪葬。          

   ——《奥斯卡的渺小与伟大》

□  宿命原本就不可掌控,一条生命又是何等渺小,惟有人类细腻情感的填充让生命的过程厚重而永恒。怀揣着爱与信念死去,是我们区别于一条虫一样死去的唯一方式。

□  智慧的先知者准确预知末日来临却选择最佳位置,在最后享受自然奇观之壮美的同时迎接毁灭,以这种方式与奇观相遇几乎就是人类所能达到的极限了。                          

——《《2012》观感》

□  除了这些附着在身外看得见的斑斓事物,人的身心以及人与人的一切看不见的关系和规律,从来都没有任何改变,从古到今一如从前。附着在身外的这些斑斓事物搅扰了人的知觉,都是幻象而已。与古时相比,生在当代又有什么值得窃喜?仅仅为拥有那些看似斑斓实则空虚的事物以及相对的生活方式吗?

——《神游普救寺》

□  王家大院是一个家族对自身强势地位以及宗族脉络的守护。王家族群十几代的兴旺经数十位皇帝统治,延绵明清两朝,这恐怕要仰赖家族内部深厚的文化渲染从而形成的处世之道。今天,这样一个庞然望族已然幻灭无踪。不知他们的后代正蜗居于周边窑洞里,还是流落天涯,抑或无迹可寻了?是什么力量终结了这个延绵十几代兴旺不衰的强势望族?他们可以与历代君王安然共处,却未躲过哪种势力的剿灭?

——《王家大院院墙内外的猜想》

□  民主之所以没有在这块拥有千年文明的土地上实现,从表层来看,是民主土壤还不成熟。从深层来看实际是没有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言论自由。言论自由是民主的基础,它不仅仅是对政治领域发挥监督决策公义性的功效;在文化领域同样是人类打开思想疆域的出口;同样的,在科学技术、经济生活等各个领域都扮演着生产力闸门的关键角色。                                 

——《我的民主观》

□  生存是人的第一需求,自私则是人与生俱来、无法摆脱的第一秉性,就像人类受缚于物竞天择的自然法则一样。天性的贪婪是促使世代繁衍的源动力,灵魂的理想却能将人类引向毁灭。灵魂与精神的理想始终与肉体的贪婪交织较量,这是人类终生随行不可避免的宿命与常态。

□  整个社会付出的巨大成本实际上都填入了公有制谎言设下的陷阱。

□  人有自私的丑恶秉性,但不是哪种主义哪种理想可以更改。而世界上最可耻的并非丑恶,直面它也并不可怕。虚假的美幻之下才会滋生无穷罪恶。不看到公有制的虚假罪恶,这个社会的溃败就拗不过来。       

——《公有制才是腐败根源》

□  如果说世界上最残酷又美妙,悲壮且伟大的事物是时间和它无情的流逝。那么,文学最伟大之处恰恰是记录历史,抗拒时间的流逝。

□  影像,虽然可以记下看到和听到的,对那些看不到摸不着又主宰我们生活的事物却无法充分呈现。尤其是那种充斥于我们生活中无形又熟悉的精神状态,也就是精神生活的历史,铸成我们生活中最厚重的痛苦与欢乐的精神史的那些事物,让历史错过它、遗漏它实在是莫大的悲哀。因此,文学的伟大正是反映历史,忠实的记下历史。

□  人们所关注和思索的最初事物一定都是从自己开始。随着自我认知与自控的从容,自我与周边事物关系处理的和谐,人的认知视野才能够逐渐蔓延而广博。

□  丑恶扭曲的社会里,平民小人物们的命运被拨弄在权贵阶级的手中,他们控制了白汉生的喜乐和沉浮的命运,而他只是人家野心与欢乐的陪衬,像一只转轮中的兔子荒唐的耗尽了自己的生命,像自己激动过旺而熄灭的生殖器一样。白汉生死后,陪葬的是权贵们在身后的冷笑。

□  政治的善与恶、功与过可以从它在历史中是建设性还是破坏性来评判。建设与破坏的程度又以时间的纵深度和时点上的横向覆盖度两项坐标来衡量。

□  克制不是万能的,化解才是根本。面对外来诱惑与人性需求对心灵的攻击,采取抵制、规避、克制,最终都不会有效。只有凭借学识与智慧悟通了事物的实质与发展走向后,做出的顺应自我深刻需求的判断,才能够不被诱惑、胁迫和迷乱,从容笃定的忠于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在道德秩序可能被逐渐修复的将来,这样的价值观和精神指标必将成为新的导向。           

——《胡发云小说评与论》

□  太多我们原本得意的事,并非完全是自己的功劳,离不开他人的关照、配合以及看不见摸不着的影响,何必沾沾自喜;太多我们感到失意的事,也并非完全是自己的过失,与客观条件的限制也关系密切,既不要责人,也不必责己。

——《风与竹的悟》

□  当你获得一样东西,同时也一定在失去某样东西。人们往往不相信这个规律,是因为人们只看到正在追求的事物中想要的部分,看不到或忽略了需要付出的成本和必将舍弃的部分。可悲的是,人们总是只顾获得,其实也在不断抛弃却不自知,当追求的东西得到时,才发现已经舍去的。如果早知道是这样就不会把最想要的丢掉了。一生都追求不到的人,最终也不知道那里不一定有他最想要的,他最想要的也许早已亲手抛掉了。                                 

——《说得失》

 

□  优秀的文学作品都有同样美丽的一套外衣,那就是动人心魄的爱情,扣人心弦的悲欢离合共同编织出的曲折故事。也都藏着一颗宏大深沉的灵魂,那就是作者对漂流在时间之河上的人类命运的窥探与觉醒,或对走向毁灭的历史浪潮的悲悯与无奈。

□  不论任何民族的人,在如何的生存条件下,也不论身份的尊卑,人类的情感总是那么相似。人的基本人性像DNA一样被完全一致的遗植到了称之为“人”的每个个体身上,不受时空的变化而改变。

□  每个民族都毫无例外的拥有对不同形态的神的传说。人类通过哲学思考、科学实验不断的探究操控宇宙的神奇力量,某种程度上越来越接近真相,某种程度上也在加速毁灭。将我们生活中现代科技衍生的厚厚外衣剥去,或许才能像他们一样恢复人的原始知觉,建立与神灵的联系,获得神奇之力,那是一种让种群与家园永恒下去的神力。

□  与保持着人之灵性的鄂温克人相比,迷失了人的基本知觉的现代人,被越来越厚的现代文明包裹着,无法感知深处的内心,借助越来越多的物质来刺激越发麻木的灵魂与情感,肆无忌惮的开采与吸取资源,以毁坏为代价的疯狂建设,哪一种更像野人?

□  在通向黑暗与光明的两条路上,总有一些力量要将我们推入深渊,也总有一种力量阻止我们觉醒。而最终将我们送入绝境的力量,往往存在于我们内在的自身。来源于内外的这两种力量,我们都无法与之抗争。

——《读《额尔古纳河右岸》的启示》

□  大的事物只有更大的事物才可以领略品评。世界上最大的事物是人心灵的疆域。

——《说宽容》

□  狗是在已知事物中循环移动,他的时间是不断重复不断轮回。人类的时间是一条一去不返的直线。我们是在直线运行的时间之虚无中飞行。

□  昆德拉说他喜欢特雷莎,特雷莎是极其平凡的小女人。而她看到被一群小孩活埋的乌鸦,她知道要去解救它,她知道这件事比上街去游行更重要。她是一个牢牢抓紧人类与伊甸园联系的细线的女人。

□  如果文革时期,那疯狂的年代,人们都像服用了毒品一样失去了正常的判断能力而无辜,那么,今天,知道真相,知道善恶、对错却仍旧在掩盖、粉饰,甚至还在替丑恶势力歌功颂德者绝对在犯罪。

□  我也喜欢特雷莎。我也欣赏托马斯,以及他的抉择,对特雷莎的同情就像看到将要被活埋的乌鸦,他选择对这个离不开他的小女人负责,承担责任之重,以抗拒生命之轻。

——《灵与肉的解剖与还原——米兰?昆德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读后感》

□  幸福感,随着人们感知习以为常而消失;痛苦感也是一样。美感,随着人的视觉适应逐渐在人的眼里淡去直至消失;丑感,也是一样。性感,与美感完全类似,逐渐被人的感觉完全适应,变得迟钝乃至消失。与此相对应,在一个人对另一个异性的性感逐渐迟钝的过程中,其他异性很容易唤起这个人的性欲。所有的男欢女爱,所有的幸福婚姻,都挣扎在这个与生俱来的残酷规律中。

□  一夫一妻制,是一个最接近幸福的婚姻制度。          

——《性与婚姻的规则》

□  在中国,民主不可替代的成为网络文化的鲜活主题,互联网对生活领域的影响无法比推进民主的意义更加深刻。

——《瞭望2009中国社会》

□  教育不该是一场竞赛。教育的目的不该是为了下一代每个人更快、更高、更强。我们的民族也不该以比别的民族更强为追求,如果一定要竞赛,那个对手也理应是我们自己。                                

—— 《家庭与学校的教育博弈》

□  我极不赞成评选所谓的“全国十佳少年”,或者说不赞成运用歌颂劳模的宣传方式刻意虚构出的一个个十全十美的少年形象。那些原本的确很优秀的孩子,被无辜的推上更虚无的高度。为了突出这些主题评选单位还要组织电视导演,让十佳少年进行“情景再现”式表演,在这个过程中许多无中生有的东西加了进去。参与其中的孩子们究竟学到了什么?孩子家长成了最大的受益者。孩子呢?他一生将要背负一个优秀到虚无的名声,遮藏起自身并非十全十美的缺陷与不足,为够不到理想高度而终生失落,原本优秀的孩子将注定无法与幸福结缘。

——《思维方式缺陷——认知教育的缺陷》

□  人们犯的罪,本质上只是出于无知,为了追求个人生存的机会,无意中或多或少侵害到别人的机会,我们对此称为“罪”。人类,因无奈而生,受本性支配而求生,原本都是脆弱的生灵,活着,本就是一种“罚”,人与人又何必再施以惩罚呢?可以不处罚,但不可以不忏悔。        

——《怀着一颗忏悔之心纪念512》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