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臻雨阳

思想自由 人格独立 循理而论 性情而歌

 
 
 

日志

 
 

《2012》观感  

2010-01-20 10:45:58|  分类: 雨阳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观感 - 燕臻雨阳 - 燕臻雨阳

 文 /  燕臻雨阳

导演艾默里奇在电影2012中,用他惯常的特技手法展现了地球人类即将毁灭时的情景。他的非凡之处除了许多难以想象的宏大场面(如海平面冲击多个大陆板块,因板块大幅移动地球南北极异位等)外,还有处于失序状态的人类社会可能发生的微观场面(如国际政治家们早已掌握相关资讯在着手准备末日逃亡,人与人之间各种关系与情感面临的考验)。艾默里奇借此主题将他个人对世界政治现象和情感现象的观察思考装载了进去,他从事这项工作时的乐趣可想而知。

在末日到来之际,政治家群体中某些卑鄙的成员,总是要利用手中掌握的国家资源为自己谋求出路,并用这些资源与富人做巨额交换。处于人类民主最高位的美国的政治体尚且如此,美国人说:“政府是一头猛兽,必须时刻束缚他”的名言实在明智。而同时,在最后时刻自愿放弃生存机会而选择与国民同生死的总统,做出了最高层级的道德示范。即道德素质的终极考验在于一个人对他可以完全掌控的事物的自律表现。这也反映着美国人对他们选举制度的充分自信,在一个基本人权保障较高,普世价值占主导地位的民主社会,选举产生的领导人能够真正代表这个族群的道德水准。美国人即使始终不会消除对政治体的怀疑,但对总统个人的信任与期望值仍然很高。与艾默里奇曾经在《后天》里对总统描写的观点一致,而早已有多部好莱坞大片显示出这种信任关系。本片是又一例证。

片中关于中国的镜头和内容也算比较客观。第一,并非发达国家而扮演世界工厂的中国,承担世界方舟之类人类工程任务的可能是存在的。这与中国政治体完全可以摆脱民意而独断决策的现实相符。也就是说自己的国家正在扮演世界上的何种角色,正在出卖国家的何种资源,符不符合平民利益或其项目的救济对象中包不包括百姓,这些现象在中国,普通民众是无权也无力知情的,这种政治环境和条件给包括美国在内的政治家们以掳掠资源的机会,实现他们政治小团体之间的利益交换。虽然不符合美国的公民社会普世价值,但受利益驱动以及国会政治体效忠美国利益的尽职机制,无可避免的使美国处于掌控资源的优势地位,同时令决策弱国成为牺牲品,真可谓“愿打愿挨”。中国除了具备政治上的独断条件,而且还有借助高效率的号召动员完成艰巨建设项目的生产条件,因为只有中国工人可以被蒙蔽在虚妄的亢奋中,让其他一切关乎个人生计的事务给“国家计划”让路,调集举国人力物力完成世界叹服的不可能任务。有人认为这是对中国扮演世界拯救者的赞美,也有人说是对中国政体的诋毁,我觉得并无褒贬只是客观存在而已。片中对美国政治家的丑恶嘴脸同样无意袒护或赞颂。忠于事实,忠于思考,终于良知才是值得艺术家和知识分子追求的,这种价值观在美国的小人物身上都可以随处闪现,在中国却很难。

本片关于情感的描写也令人赞叹。杰克逊救前妻和儿子、女儿时,前妻的新男友也在家,从而一起逃亡。期间前妻与杰克逊也旧情绵绵,杰克逊关心的问题是前妻究竟爱不爱新男友,前妻并未否认。杰克逊又看到儿子与继父相处很好,问儿子喜不喜欢他,儿子的回答更加明确:喜欢。杰克逊的前妻与儿子都曾因杰克逊从前对家庭责任的缺失而愤恨,当时只因他全情投入文学创作。此时亲情又再次重燃,与已然出现的前妻和新男友的感情并列。导演在描述上将这两种感情置于对等关系。离婚、分手的无奈,并不是总能分出对与错的。对于已经发生的历史,无法更改,旧情与新情同样都是真感情。当杰克逊与前妻男友互相赞扬对方时,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看着自己儿子依偎在那个男人怀中,仍保持一种成全、尊重的态度去接纳事实,那需要何等的胸怀来包容啊。由此看到美国人对于家庭、婚姻感情的认识高度,远非中国社会文化水准所能及。

片中印象深刻的对白:

“总统,没人能够拯救美国,但我想,人们有知情的权利。”

是的,面对大自然的爆发,人类社会那些顽固的丑恶连同高贵的文明一样,将被微不足道的毁灭。“总统”一个不再有任何意义的名词和身份。发出地球即将毁灭的消息告知芸芸大众,即使他们和自己一样束手无措,也该放下身份还原人的角色,像动物一样给更多的同伴传出灾难到来的信息,而不是以能控制局面的面具骗取社会已无法维持的稳定。虽然,群体具有复杂性和不可控性,也许会换来进一步剧烈的暴乱,但凭政治家更为虚弱的力量凌驾于群体之上,替群体决定施政者自身也无能为力的命运,至少这是对群体生命权的掠夺,也是对生命尊严的蹂躏,即使死亡不可避免任何人也都宁愿自主面对和选择。这一幕,不禁让人想起历历在目的汶川地震。

“我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把真相告诉人民。至少他们知道以后,有时间与亲人告别。母亲可以安慰自己的孩子,父亲可以(像我一样)求得女儿的原谅。”

没错,宿命原本就不可掌控,一条生命又是何等渺小,惟有人类细腻情感的填充让生命的过程厚重而永恒。怀揣着爱与信念死去,是我们区别于一条虫一样死去的唯一方式。

本片的想象力和运用技术还原场面的能力当然能够代表世界最高水平。不过,想象力的边界,电影能力所不及和人类认知的局限也同时在片中展露无余。

人有窥探灾难和自然奇观的欲望,可是大自然小小的一点异动都是毁灭性的,真正的奇观无法与人类同在。在《2012》中展示的灾难面前,人无处可逃。而影片为了根据一家人的逃亡线索引导观众阅读完整的故事,就只能令其一次次“死里逃生”,无法避免的荒诞性便烙印在情节中。相反,智慧的先知者准确预知末日来临却选择最佳位置,在最后享受自然奇观之壮美的同时迎接毁灭,以这种方式与奇观相遇几乎就是人类所能达到的极限了。最后,在地壳完成了重新拼装的末日灾难之后,方舟里的人类成功幸存了。既然玛雅人早已预见数十万年地球将有大的地壳活动,人类文明和地球生物将重新轮回,那又怎可能以一艘方舟就可以躲过?如此巨大的地壳运动过后怎会还有人类适宜生存的气候和环境?即就仅仅是板块移位造成海洋移位,人类又如何能准确预见哪块大陆下沉哪块上升?大水淹没喜马拉雅山而恰巧席卷人类方舟的情节就更荒诞了。以人现有的认知,末日如果存在那就不会再有任何生机,原因很简单,人类的生存仰赖于大自然稳定的运行,必要条件太奢侈了,人类太过脆弱。影片思想性的极限反映着电影的娱乐性,它既不能代表科学探索的最高点,也不能代表哲学思考的最深处。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