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臻雨阳

思想自由 人格独立 循理而论 性情而歌

 
 
 

日志

 
 

初学钢琴  

2009-07-07 09:53:36|  分类: 关于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燕臻雨阳

“这个是几分音符呢?”何老师很有耐心的问德德。德德是明明知道的嘛,他怎么不回答呢?只是翻着眼睛看何老师,手指频繁的绞在一起。

老师在等待德德很配合的回答,这样不仅能提高孩子注意力,而且也是对老师授课热情的一种鼓励。看得出何老师是一位很有经验的钢琴教师,虽然她看起来只有30岁出头,从她的穿着和气质,我至少可以判断她的音乐修养是专业的。我没有太多条件为孩子挑选老师,如果把过多的要求都舍弃,对于一个初学的孩子,最重要或必须的要求也许是——专业,更好的话就是——修养。

现在,何老师希望德德来回答这个问题,她等待了片刻,没有等来回应。“老师说过空心浮头加浮杆是几分音符?二分音符对不对?”老师只好自己回答,并再强调一遍。德德还是没有说话,马上点点头,似乎在鼓励老师最好就这样自问自答。“那二分音符的时值是几拍呢?”从第一个问题中解放出来的德德,听到老师的又一次提问,刚要轻松晃动几下的腿脚突然又停下了。我在旁边焦急的想要帮他,他明明是知道的嘛!但克制住了,不动声色。

我觉得在课堂上应该由老师来主控所有与孩子的交流,家长参与过多会对老师形成很多干扰。但此时,我实在想帮他,因为老师问他的问题,我们在家确实反复复习过。现在老师会误解德德,还有他的爸爸根本没有认真复习,如果给老师留下这样的印象多不好。是不是我在复习的时候对德德太严厉了,使他对自己没有信心,使他害怕回答错了?抑或是我在课堂上完全不参与上课,我太沉默,使得气氛太紧张?我听到他喉咙里在发“二”这个音,就在心里说:“对,二拍,没错说出来。”但我还是没有参与。

德德还是没有回答,两只手绞的更欢了。我看到最有耐心的何老师快失去耐心了,老师的语调变了:“德——德,眼睛往哪里看呢?看老师手指的地方。老师问德德,德德知道就回答,不知道就说不知道,好不好?”德德又点点头,还是没说话。

“好,我们现在来弹《爷爷的大钟》这首曲子。”随着老师的指令,德德娴熟的弹了起来,嘴巴里还按老师要求大声唱出节拍“一二三四”。这只是一段四个小节组成的单音练习曲,它根本算不上一段音乐,只供初学的孩子练习手形打基础。但德德弹的有模有样,腰肩手脚摆放很规范,尤其是五个手指,基本按老师要求做标准了。下课时,何老师对我说:“德德弹的很不错,我教的初学小孩有几个,德德算是领先的。就是不能和老师互动,这样有些浪费时间。”我很想知道自己孩子的各方面条件在所有孩子中间处于何种地位,老师带很多孩子一定比我更有体会。但是怎麽问呢?找不到合适的问题就没有问。只简短问了几句老师一天的代课安排,感觉还是很辛苦的。

临走,再一次要求德德给老师拜拜,德德只摆摆手,还是没有说话。

出门,我难以抑制自己对他的失望,但我感到不能怪他,我矛盾着,沉默着。不能怪他,但我很不愉快,这是真的,所以不想理他。在走廊,我想在他靠近我时向他示意我不想理他,他竟然躲得远远的。我只好假装不经意走近他,然后推他一下说:“离我远点,我不想理你。”他头也不抬就自己走,似乎根本没指望我会理他。我是要急于跟他交流交流的,他竟然径直走在前面慌慌张张下楼梯,怕我开口问他什么似的。怕他摔了,我不得不喝令他慢慢走。他走得更急了。

走在人行道上,仍然沉默着。不必操心他摔了,我就有意走到他前面去。他却加快几步。我快他更快,用走路较上劲了。我快认输了,我对他的失望还有其它什么情绪,不说他都已经全然感觉到了。也许他自己对自己今天的表现也不满意,而一个5岁的还不识字的孩子,要记住那些抽象的乐理知识,本来就需要些时间,如果一紧张更难免会一时发蒙,他不希望我说话,因为不会说什么好话,他不想接受我的批评。他多敏感啊!

眼看要过车来车往的马路了,他仍然没有停下的意思,这臭小子!我悄悄迅速赶上他,怕他还要加快往马路上去。我一把抓住他的手,仍然用冷冷的口气说:“拉上手过马路。”他配合了,手上不再拗劲。我心疼他了,蹲下说:“爸爸抱过马路。”他想拒绝,我已经抱起他了。他还在怀里推开我。我温柔地说:“好了,爸爸不说德德了!”他又推了几下,眼里水水的,始终不看我。我看着他,心里水水的。我们就停止了“对话”。

过了马路,我没有放下他,我想多抱一会心里更舒坦,他也很乖。我们还是没说话,现在不是时候。

一周后,走在上钢琴课的路上,我们在做上课前的温习。

“实心浮头加浮杆是几分音符?”

“四分音符。”

“四分音符是几拍?”

“一拍。”

“噢对啦!那全音符是几拍?”……

每个问题德德都回答的很大声。这是我们的一个新约定。今后老师问德德问题都要大声回答,如果不知道就说出来,不能不说话。还要见老师时大声主动问老师好,告别时大声道再见。我们和妈妈还在家里做了情景模拟,妈妈分别扮演李老师、韩老师,爸爸扮演看大门的“魏师”,假装是在大门口、楼梯上和教室里。这几天,在幼儿园,德德已经把所学归所用了,表现出色。今天,要再次面对一周不见的钢琴老师了。我觉得,课前温习一下好处太多了。上次怎麽就没意识到呢?

见到老师德德果然大声问候了何老师。这节课上的每个问题也都大声准确回答了,偶尔不由自主说话声音小了,我就插话提示他——要大声哦!他就会重复一次。看来我们各自的调整都是有帮助的。检查完德德的上节课作业,以及练习成果,老师决定奖励德德。方法是德德继续弹练过的曲子,老师在低音区同时给他弹和铉伴奏,这无疑会对学习促进很大。老师强调,由老师亲自伴奏是在学生有很突出表现时才能给予的奖励。我很兴奋,拿出手机在他俩身后拍下了这段录像。

下课后,门前很热闹。有卖雏鸡的,有卖小兔子的,还有卖转轮里的小白鼠。德德蹲在那看它们怎样吃东西,问这问那话很多,爸爸一一对答很耐心。好久才欢快的回家去了。

再一次的钢琴课,妈妈也去了。排在我们课时前的孩子刚刚下课,这是一位大德德几个月的小姐姐。她是半年前开课的。老师当面对她夸奖了刚进门的德德。随手指着乐谱上的音符让德德说出是什么。“唻,音名是D。”我还没来及看清老师指的,德德已经回答了。老师很得意这次“互动”,转身对那位小姐姐说:“看吧,露露。小弟弟都分得很清了,你要用功啊!”然后又要德德示范弹上节课的练习曲。德德边弹,老师边夸:“你看,小弟弟的手形,多漂亮!多有力度!”小姐姐的妈妈也小声附和着。我和妈妈在一旁欣慰着,也不能在这时安慰人家什么,只能在那位小姐姐与我对视时,给她一个特别灿烂的微笑,以示对她的鼓励。 

这节课程又一次顺利完成了。令人意外的是,对于本节课德德的表现,老师提出要再一次奖励德德,并再次强调了奖励的规则。妈妈第一次上钢琴课,就一同欣赏了老师伴奏下,由自己儿子弹出的音律,忍不住喜形于色,我用眼神示意她别骄傲,别骄傲。其实,更是在提示我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